第三百三十六章 文华殿小朝会



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朱元璋:咱真不想当皇帝!第三百三十六章 文华殿小朝会
(苦读书 www.kudushu.net)    老朱就是怕大孙懈怠,现在看到大孙干的都是笼络人心的正事,也就悄悄的回宫,琢磨如何重新删定教材去了。

    朱允熥这边的游戏继续,信仰背摔只是他游戏库里的一种而已,类似的小游戏他还有很多存货,让这些人玩一年都不带重样的。

    张宗浚在游戏之后,被来自文华殿的同僚,和国子监的生员一起嘲笑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嘲笑,张宗浚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摆出一副像是被吓傻了的模样,对谁都嘿嘿傻笑。

    其实以张宗浚的智商,想要跟同事搞好关系,在人群里混得风生水起是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他单方面的认为,自己的这些同事不配他动脑子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朱允熥在游戏结束之后,给他们布置了个作业,每人写一篇游戏心得,然后就宣布放学了。

    在培训班的人散去后,朱允熥却并未休息,而是去了三味书屋那边一趟,查看了下最近的畅销书销量,以及报纸的筹办程度。

    虽说他早就让解奎筹办报纸之类的东西,但不知道什么原因,报纸的销量始终上不去,目前始终处于亏损状态。

    朱允熥为此将齐泰、杨新炉、高明、秦亨伯、解奎五人都叫到一起开了个会,认真分析报纸销量不行的原因。

    解奎是这件事情的直接负责人,而且做了很长一段时间,见到来了这么多大佬,当即率先站起来做了一番自我检讨。

    「晚生能力不足,这才是导致报纸项目亏损的主要原因,我在这里做深刻地检讨,诚恳地接受诸位的批评!」

    朱允熥朝着解奎摆摆手道。

    「现在不是讨论谁对谁错的时候,大家还是想一想,为啥报纸始终卖不动吧。」

    秦亨伯三人见朱允熥这样说,当即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说缺乏圣人之言,有的说要把朝廷邸报加里边,增加报纸的内容性,还有的说把朝廷的律令加里等等。

    朱允熥对于众人的意见无不一一记录下来,让解奎后续看着整改。

    只有齐泰始终不发一言,坐在一旁静静地翻着最近的几期报纸,直至朱允熥点了他的名,他这才开始说话。

    「齐先生,这事您怎么看?」

    「皇太孙,微臣以为,想要提升报纸的销量,首先得确定报纸是卖给谁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看了下你们之前的几期,上边的内容很单调,又很驳杂。有八股文章、古今志异、话本连载之类的东西。」

    「因此,微臣以为咱们要先确定报纸是卖给谁,然后才能针对购买者制定他们感兴趣的内容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是卖给国子监生员,那么刊登一些老掉牙的志异故事就过时了,一些过去的八股文章,也无法引起他们的兴趣。也只有话本连载还有点意思,但这东西内容很短,只有几千言,一盏茶的功夫就能看完。」

    「对于国子监生员来说,十几个人买一份,互相传阅一上午也就全都看了一遍了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是卖给平民百姓,那八股文章之类的又显得不合时宜。一来是他们看不懂,二来是看了也没用。再加上话本内容一般般,少了点那什么……」

    齐泰说到这里的时候,看了眼边上的杨新炉,朝着杨新炉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「少了点杨师公的妙笔生花,点睛之笔,平民百姓可是不喜。」

    杨新炉被齐泰这般点名,羞愧得老脸通红,暗骂这徒孙嘴损。

    但他又不好意思否认,毕竟他写的东西,确实颜色程度九颗星。

    齐泰说完这番话,就静静地看向朱允熥,等待朱允熥确定报纸的主要受众。

    朱允熥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「自然是越多人喜欢越好!」

    「报纸这东西孤也说不清,总之是要适合大多数人,让大多数人都喜欢上。」

    「只有看的人足够多,孤才能利用他做一些别的事情。」

    齐泰见朱允熥这般说,也皱着眉头想了想,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开口。

    「若是依皇太孙之意,那报纸的内容上就算更贴合老百姓,要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。」

    「比如说,将黄历、节气、吉凶之类的印上去,让老百姓每天都知道是什么日子……」

    「其次,还要针对不同人群,专门制定不同的内容。」

    「比如说商贾之流喜欢看天气,皇太孙可以让钦天监,每天抄送一份天气预测类的信息,然后刊印在报纸上。」

    「再比如,贩夫走卒、平民百姓,军士之类的喜欢看演义类话本,就得增加相应的话本数量。」

    「这方面微臣建议采用罗先生的《三国演义》,并且每一期都让罗先生亲自撰写点评之类。」

    「另外,朝廷邸报、官员任免之类的也可以刊登。」

    「还有应天府的奇葩案子,也可以选择一些刊登。再就是王府、公侯府邸、官员之间的一些风花雪月,风流韵事,家长里短之类的……」

    齐泰越说越多,朱允熥越听越懵。

    朱允熥感觉自己跟齐泰仿佛身份互换了,这些东西不应该是自己想到的么,咋被齐泰捷足先登了!

    不过,朱允熥一想到自己那知识都学杂了的脑袋,就是一阵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很多东西他都是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。有些东西,他更是只知道个概念,一落实到具体事情就抓瞎了。

    朱允熥在齐泰说完之后,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「调整一下工作内容分配。」

    「齐先生,从今以后你把礼部的事情先放一边,全力负责报纸的内容制定工作。」

    「解奎,你暂时管书店的运营工作。等过段时间成立商业部,就来商业部当个尚书吧。」

    「啊?」

    朱允熥这话,把在座的人都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这皇太孙当得可以呀,都能直接创建新部门,并且任命新尚书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这么嚣张,他皇爷爷那边能饶了他吗?

    齐泰更是一脸大写的懵逼。

    亏得这孙子说得出口,自己堂堂礼部侍郎,代管礼部尚书的人。

    他竟然让自己放下礼部的事,一门心思帮他办小报!

    皇太孙到底知不知道哪头轻,哪头重啊!

    齐泰委婉地劝谏了一句。

    「皇太孙,您这步子是不是迈得有点大?」

    朱允熥满不在乎的道。

    「不大!」

    「这才哪儿到哪儿,孤未来一段时间,还得建立工业部、邮政部、铁道部、卫生部、海事部、教育部等部门呢。」

    「每个部都设置一位尚书总管全局!」

    杨新炉等人也坐不住了,虽说他们也希望看到皇太孙能振作起来,但这也太「作」了吧,不得把老皇帝气死?

    老皇帝手里才有六个部,吏户礼兵刑工,皇太孙也搞出六个部,也搞出六个尚书,这是在跟老皇帝叫板啊!

    「皇太孙,要不咱们先缓缓?」

    「您这一下子搞出六个部来,皇帝陛下那边肯定不答应。」

    朱允熥信心满满地道。

    「孤意已决!」

    「你们不用劝谏了!」

    「孤又不用朝廷额外开俸禄,孤完全是自给自足,谁能管得了孤?」

    几

    人听到朱允熥这么说,无不暗暗翻白眼。

    皇太孙想得也太简单了,以为自己给官员发俸禄就能随便封官啦?

    不过,鉴于老皇帝对皇太孙的宠爱,估计这事也就是一顿板子就能解决。

    因此,几人就算心里不赞成,也没过多地劝解。

    朱允熥跟几人开完会,又去国子监找日本王子藤佑寿玩去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玩,实际上是一种社交应酬。

    朱允熥一直惦记着日本的银矿呢,他自己嫌风大浪急不敢去,但派手下去溜达一圈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经过这几个月的训练,玄武海军也初有成效,可以尝试一下远航了。

    朱允熥来找藤佑寿玩,就是想从他这儿搞几个向导,让他们帮着指个路啥的。

    藤佑寿对于大明皇太孙能亲自跟他说项,觉得脸上非常油光,当即拍着胸脯保证,绝对不会误了天朝上国的事情,还表示他本人都可以当向导。

    朱允熥还想把他扣在手里当人质呢,岂能让他这么轻易地溜了?

    朱允熥隔天又接见了玄武海军的军官将领,给他们举办了一场送行宴会。

    在宴会结束之后,朱允熥又跟福建商人陈海面谈了一番,命他为自己的特使,替自己出使日本。

    朱允熥解决玄武海军远航日本之事,又抽时间去马鞍山转悠一圈,敲定了马鞍山钢铁厂的选址问题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又去了一趟松江,参与了市舶司的剪彩工作等等。

    这就是朱允熥的日常工作。

    忙碌且充实。

    朱允熥以前只是为了赚点小钱钱,因此并不觉得有多忙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从普通皇孙的身份转变成皇太孙后,很多以前的想法都要做出相应的改变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不愿意上朝的原因,因为他自己还没理清头绪呢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时间里,朱允熥往返于各地之间,不断地调整名下的作坊,并对产能和产值进行评估。

    当他这边评估出自己大致有多少身家后,培训班那边也顺利结束,自己的六部也可以着手搭建了。

    朱允熥将名下的煤矿、铁矿、机械加工等作坊,归于工业部管理,并点了自己的学生刘浩泓来主持。

    其实朱允熥本来是属意自己的得意大弟子马博的,只是马博专注于研究,不愿意当官,这才退而求其次之次中次地把刘浩泓推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工业部尚书,其最大的职能就是协调各个作坊之间的合作,实现人员、物流、产能等调配。

    朱允熥将名下的琉璃、肥皂、火柴等轻工业都划归商业部,交给解奎管理。

    铁道部被朱允熥交给黄子澄了,因为这个部得经常大同、京城两地跑,实在是太过于辛苦,用别人他不放心。

    教育部则是让高明兼任,卫生部从太医院抓了个院判,让葛允谦暂时兼任。

    邮政部由于是草创期间,朱允熥直接提拔了个新人,从文华殿内的一干人里找了个洗马担任。

    反正邮政主要是靠马,他这个洗马的官也算是物尽其用。

    海事部则由朱允熥直管,暂时不设置尚书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学员,则根据他们各自的喜好,让他们向六部投递申请。然后再由各部主官,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是否录取。

    朱允熥在将六部的框架搭起来后,马上召开了第一次小朝会。

    六部尚书,外加朱允熥三个师傅,就是他的主要朝会人员。

    相比起老朱那边的大朝会,他这边不仅是人员精简,就连礼仪流程都简化许多。

    而且,每个人都有座,众人一起围在一张会议桌前开

    会。

    老朱一直派人注视着朱允熥这边的动静,见朱允熥竟然敢筹备自己的六部,把他气得鼻子都歪了。

    但老朱一直谨记之前的教训,不敢轻易抓这孙子上朝了,生怕这孙子再奏起事来没完,把朝中的正经事都给耽误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老朱一直对朱允熥这边的动静不以为然,觉得这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即使如此,老朱在得知大孙要开第一次小朝会,还是派了几个太监过来旁听。

    至于他本人,更是早早地结束了大朝会,偷偷溜了过来。

    朱允熥站在会议桌前,看着自己一手打造的班底,心底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从今天起,他也是有朝堂的人啦!

    「孤先简单地讲几句,你们如果有疑问就可以稍后提问。」

    「商业部今后的重点就是提高产量,增加新产品,兴建新作坊,为咱们太孙府赚更多的银子。」

    「另外,市舶司那边也归你们商业部统管,你们也可以将部分商品卖给海外的藩属国,给大明多多地赚点外汇。」

    「工业部未来重心就一个,使劲地提高钢铁产量,能提多少提多少,未来几十年内,大明的钢铁需求都是个无底洞,有多少都能填进去!」

    「邮政部……」

    朱允熥刚提了「邮政部」三个字,原太子洗马,新晋邮政部尚书的郭城就刷地一下站了起来,表现得非常恭敬。

    朱允熥赶忙朝着他摆了摆手道。

    「坐下!」

    「咱们这边不用那么拘谨。」

    「你今后的工作重心,就是用最短的时间打造出咱们自己的驿站体系。」

    「不拘于陆路和水路,以及海运。」

    「总之一句话,多快好省就是你们邮政部的工作重点。」

    「所谓的多,就是咱们的驿站要多,比大朝廷那边还要多。所谓的快,就是咱们的物流运输速度要优于朝廷。好就不用解释了,省则是双向的,既要压低百姓邮寄物品的费用,又要节省咱们自己的开支。」

    「总之,三年之内能盈利就算你有功!」

    郭城见朱允熥说完了,再次站起来躬身称「诺」,极大地满足了某个口是心非的皇太孙的虚荣心。

    相对来说,教育部的事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朝廷的府学县学不归他管,高明负责的教育部,实际上就是管几所小学,以及几个只挂了个牌子的大学。

    朱允熥在交代完上边的事情,当即从座位上走出来,来到葛允谦身旁。

    「葛院判,你这边的工作才是重中之重。」

    葛允谦闻言一脸严肃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今天是第一次开小朝会,但他这个内定的「卫生部尚书」,早就跟皇太孙聊过很多次卫生部今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因此,他深知身上的责任重大,同时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    毕竟,他当太医之时,只要治好一人一病即可。

    现在他当了卫生部的尚书,可是要负责整个大明的治病之事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「咱们之前聊过很多次了,今天在这儿多余的话孤也就不多说了。」

    「总之你记住一句话,你们卫生部的拨款,只要你提出来,孤这边就第一时间批,绝不拖延。」

    葛允谦本来还真想说点啥,可听到朱允熥对他这般信任,他嗫嚅了半晌只是朝着朱允熥躬身一礼。

    「微臣谢皇太孙信重!」

    朱允熥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站好,继续对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「孤要说的就这么多,你们可有什么疑问?」

    「没有!」

    「谨遵皇太孙谕旨!」

    在一片领命称诺声中,只有新晋商业部尚书解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「皇太孙,按照现在的布置,咱们手头的钱不够用啊。」

    「铁路那边前期投入就是三百万两,医科大学兴建也要至少三十万两才能开工。鞍山钢铁厂兴建,也要投入至少一百万两。」

    「然而,咱们库房里现在只有二百八十万两银子……」

    解奎的话音一落,在座的人无不看向朱允熥。

    虽说朱允熥刚刚说得天花乱坠,仿佛给所有人打了一盆鸡血似的。但如果没有钱,这一切的、一切都是镜中水月。

    「钱的事不用担心,你们尽管用心办事就行!」

    众人见朱允熥这么说,也就不再追问了,只是在心里暗暗祈祷,祈祷皇太孙能再次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朱允熥开完小朝会,就将众人打发到各处去忙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给所有人都配备了办公室,但眼下小朝堂草创,很多事情都需要他们东奔西走,根本就没人有时间做办公室。

    朱允熥再将几个尚书打发走后,将三位师傅给留了下来,带他们走进文华殿西偏殿,指着几张桌子说道。

    「三位师傅,以后这里就是你们三位的办公场所了。」

    「从今往后,咱们小朝堂内的一应文书、奏报,你们三个都可以自由查阅。」

    三人听到朱允熥竟然这般信任他们,这三人激动得差点当场就跪下山呼万岁。

    然而,这还只是开始,朱允熥接下来的话更让他们震惊。

    「孤让你们看奏折可不是白看的,你们看完后要草拟一份处置建议塞到奏折里。」

    「孤看过奏折和你们的处理意见,如果觉得你们的意见好,就直接按照你们的意见办了!」

    三人听到这话,无不瞪大了眼睛,满脸都是不敢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当年老皇帝废除丞相制度,引得满朝文武震惊。

    虽说胡惟庸有欺上瞒下之举,但没道理全盘否定丞相制度呀!

    因为丞相不仅仅是一个职务,更是一整套复杂的制度体系,里边牵扯着很多部门呢。

    比如说中书省、门下省、通政司等等。

    这里有起草诏令,上传下达、审核圣旨等功能。

    老皇帝为了跟丞相争权,将这些一股脑全都废了,实际上对朝政有着非常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因为皇帝个人能力再强,也不可能兼顾方方面面,总有一拍脑门就决定某件事情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时候没了审核部门,皇帝的一些糊涂决定,就直接变成圣旨下发了。

    因此说,这些部门对于一个皇朝来说,是不可缺少的重要职能部门。

    哪怕是另一个时空的大明,在老朱废除宰相制后,也催生出内阁、司礼监这样的怪胎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们履行的职能跟当年的宰相制是一样的,只不过换了个名目而已。

    杨新炉等都是深知朝廷利弊之人,知道大明可以没有宰相,但却不能没有相应的制度。

    三个老先生脸上的震惊之余,剩下的全是感动、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感动于朱允熥的信任,感激苍天终于让大明步入正轨了。

    「微臣……臣等叩谢皇太孙信重之恩,呜呜呜……」

    「臣等粉身碎骨,也要报答皇太孙的信任!」

    有一说一,朱允熥之所以给三个老头放权,不过是想偷个懒而已。只是到了三个老头那里,就成了莫大的信任了。

    他这边刚忙完,老朱就火急火燎地走了进来,看到屋里空空荡

    荡,只剩下三个小老头,老朱的脸上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「人呢?」

    「什么人?」

    「咱听说你个逆孙在开小朝会,咱这不是想过来听听吗?」

    老朱说完这话,自顾自的打量一番文华殿内的新布局,然后不屑的撇撇嘴道。

    「这都什么和什么,哪有一进屋就放这么大桌子的!」

    「还有,偏殿是用来休息和用膳的,你隔成几间,又摆了几张桌子是干嘛,整得跟贡院的号房似的!」

    老朱点评完文华殿的布局,有些幸灾乐祸的追问。

    「大孙,你的小朝会啥时候开呀,该不会是还没开始吧?」

    「皇爷爷,让您失望了,孙儿这边早就开完了。」

    「啥?」

    免费阅读..com苦读书 www.kudushu.net
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朱元璋:咱真不想当皇帝!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朱元璋:咱真不想当皇帝!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朱元璋:咱真不想当皇帝!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朱元璋:咱真不想当皇帝!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